/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元興寺伽藍縁起并流記資財帳」 の項へ

元興寺伽藍縁起并流記資財帳

(がんごうじがらんえんぎ ならびに るきしざいちょう)


楷井等由羅宮治天下等與彌氣賀斯岐夜比賣命生年一百 歳次癸酉正月九日 馬屋戸豐聰耳皇子受勅 記元興寺等之本縁及等與彌氣命之發願 并諸臣等發願也 大倭國佛法創自斯歸嶋宮治天下天國案春岐廣庭天皇御世蘇我大臣稻目宿禰仕奉時 治天下七年歳次戊午十二月度來 百濟國聖明王時 太子像并灌佛之器一具及説佛起書卷一筐度而言 當聞 佛法既是世間無上之法 其國亦應修行也 時天皇受 而諸臣等告 此自他國送度之物 可用耶不用耶 善計可白告 時餘臣等白 我等國者 天社國社一百八神一所禮奉 我等國神御心恐故 他國神不可禮拝白 但蘇我大臣稻目宿禰獨白 他國爲貴物者 我等國亦爲貴可宜白 爾時天皇即大臣告 何處置可禮 大臣白大ゝ王後宮分奉家定坐可宜白 時天王召大王告 汝牟原後宮者 我欲爲他國神宮也 時大ゝ王白 大佛心依佐賀利奉白 時其殿坐而禮始 然後百濟人高麗人漢人弘少ゝ爲修行在 爾時一年隔 數ゝ神心發 時餘臣等言 如是神心數ゝ發者 他國神禮罪也 時稻目大臣言 他國神禮罪也 餘臣等言 神子等我等言者不聞而 國内禮哉 爾時天王聞食賜而大臣告 國内數ゝ亂病死人多者 他國神禮罪言 宜事可許告 時大臣久念ゝ而白 神状餘臣等隨在 内心他國神不捨白 時天王告 我亦如是念告 然後經卅餘年 稻目大臣得病望危時 池邊皇子與大ゝ王二柱前後言白 應修行佛法我白依而天皇修行賜也 然餘臣等猶將滅捨計故 此爲佛神宮官奉牟久原後宮者滅 物主大命任 但天皇與我同心 皇子等亦底同心 終佛法莫忌捨白 爾時大ゝ王者日並田皇子之嫡后坐 池邊皇子者 他田皇子即次坐以是後言白 然已丑年稻目大臣薨已後 餘臣等共計 庚寅年燒切堂舎 佛像経教流於難波江也 時二柱皇子等言 此殿者不佛神宮 借坐在耳 此大ゝ王之後宮告 不令燒切也 但不得堅惜 太子像出灌佛ゝ並者隠藏不出 今此元興寺在此是也 然後辛夘年 神心増益 國内病死人多在 大旱不雨 又從天雨大雨 後終大宮神火出燒 天皇卒驚愕 即得病望於危 時召池邊皇子與大ゝ王二柱告 佛神者恐物 大父後言 莫忌 愼ゝ 佛神不可憎捨 大ゝ王之其牟久原後宮者 更無望心 終奉於佛 共莫取爲自物 其代者耳无宮氣弁田既得爲後宮告 時二柱皇子等其命頂受賜 然同年夘天皇崩 ゝ第十一年辛丑年他田天皇大前大后大ゝ王白 先己丑年大父祖大臣後言佛法莫憎莫捨 如是後言受在 然庚寅年依佛法諌止故哩侍 又辛夘年父天皇後言承在也 池皇子與我二人召告宣 佛法不可憎捨也 又大ゝ王者其牟原後宮者 無更望心 終奉於佛神 莫取爲自物告宣 如是二時後言承在 然依佛法諌止故十餘年之間哩侍白 時他田天王告宣 猶今時臣等無等心 故若欲爲爲事竊ゝ可行告 時承如是命已 壬寅年大后大ゝ王與池邊皇子二柱同心 牟久原殿楷井 癸夘始作櫻井道場 灌佛之器隠藏 然後癸夘 稻目大臣子馬古足禰 得國内交坐問時言 是父世詞神心也 時大臣恐懼而願弘佛法 即求可出家人 都无應者 但是時針間國 有脱衣高麗老比丘名惠便與老比丘尼名法明 時按師首達等女斯末賣年十七在 阿野師保斯女等已賣 錦師都瓶善女伊志賣合三女等 就法明受學佛法在 倶白 我等爲出家 難受學佛法白 大臣即喜令出家 嶋賣法名善信 等己賣法名禪藏 伊志賣法名惠善 爾時大臣大ゝ王池邊皇子二柱歡喜請櫻井道揚令住 次甲賀臣從百濟持度來石彌勒菩薩像 三柱尼等持家口 供養禮拝 時按師首飯食時 得舎利以奉大臣 ゝゝ乙巳年二月十五日 止由良佐岐刹柱立 作大會 此會此時 他田天皇欲破佛法 即此二月十五日 斫伐刹柱 重責大臣及依佛法人ゝ家 佛像殿皆破燒滅盡 佐俾岐彌牟留古造 召三尼等泣而出往時 現本臣將三尼等 至都波岐市長屋時 脱其法衣破滅佛法 爾時櫻井道場者 大后大ゝ王命以莫犯也 我後宮告而不令燒 佛法破亡時 即國内悪瘡流滅 人民多病死 時病者自皆言 我燒 我斫 我切言 爾時三尼不出堅出守 時大臣又得痾 故他田天皇大前白 又欲敬三寳 天皇但許大臣耳 大臣受請三尼等 敬禮三寳 他田天皇同乙巳年崩 次池邊皇子即立天皇 馬屋門皇子白 佛法破滅者 恠灾増益 故三尼者櫻井道場置可宜供養 時天皇許賜令住櫻井寺而爲供養 時三尼等官白 傳聞出家之人以戒爲本 然無戒師 故度百濟國欲受戒白 然不久之間 丁未年百濟客來 官問言 此三尼等欲度百濟國受戒 是事應云何耶 時蕃客答曰 尼等受戒法者尼寺之法 先請十尼師 受本戒已 即詣法師寺請十法師 先尼師十合廿師所受本戒也 然此國者 但有尼寺 無法師寺及僧 尼等若爲如法者 設法師寺 請百濟國之僧尼等 可令受戒白 時池邊天皇以命 大ゝ王與馬屋門皇子二柱語告宣 法師寺可作處見定告 時百濟客白 我等國者 法師寺尼寺之間 鍾聲互聞 其間無難事 半月ゝゝ日中之前 往還處作也 時聰耳皇子馬古大臣倶起寺處見定 丁未年 時百濟客還本國 時池邊天皇告宣 將欲弘聞佛法故 欲法師等并造寺工人等 我有病故 急速宜送也 然使者未來間天皇崩已 次椋攝天皇治下時 戊申年送六口僧 名令照律師弟子惠忩 令威法師弟子惠勲 道嚴法師弟子令契及恩卒首眞等四口工人并金堂本様奉上 今此寺在是也 時聰耳皇子大ゝ王大前白 昔百濟國乞遣法師等及工人奉上 是事爲云何 時大后大ゝ王各宣 以先種ゝ事今帝大前白告 時聰耳皇子具白先事 時天皇告宣 先帝之時爲如所期也 時三尼等官白 但六口僧耳來 不具廿師 故猶欲度百濟國受戒白 時官問諸法師等 此三尼等欲度受戒 是事云何 時法師等答状如先客答無異 時尼等強欲度白 時官許遣 弟子信善一善妙合五尼等遣 以戊申年往 時聰耳皇子 大后大ゝ王大前曰 弘佛法事 官既許賜 今爲云何 時大后大ゝ皇 聰耳皇子與古大臣二人告宣 今者以百濟工等作二寺也 然尼寺者如標始 故今作法師寺告 時聰耳皇子馬古大臣二柱共起法師寺處 以戊申年假垣假僧房作 六口法師等令住 又櫻井寺内作屋工等令住 爲作二寺 令作寺木 以庚戍年 自百濟國尼等還來官白 戊申年往即受六法戒 己酉年三月受大戒 今庚戍年還來白 本櫻井寺住 時尼等白 禮佛定忽作賜 又半月ゝゝ爲白羯磨并法師寺速作具賜白 如是櫻井寺内曇略作構置在 然大ゝ王天皇命等由良宮治天下時癸寅年 聰耳皇子召告 此櫻井寺者 我汝不得忌捨 牟都ゝゝ斯於夜度禰與二 佛法初寺在 又重後言大命受在寺在也 我等在 弖須良夜 此寺將荒滅汝命以至心奉爲歸嶋宮天下天皇勳作奉也 然我者此等由良宮者寺成念故 宮門遷入急速作也 今不知 我子急速可仕奉 爲我者小治田宮作告 又尼等爲白羯磨 法師寺急速作齋告 以是癸丑年宮内遷入 先金堂禮佛堂等略作 等由良宮成寺 故名等由良寺 又大ゝ王天皇令治天下時 天皇耳皇子白 今我等無朝生年之數算 建於百位竝道俗之法世建興建通 竊惟 如是事豈非至德耶 佛法最初時 後宮不令破楷井遷作道場 爾時三女出家 時即大喜ゝ令住其道場 而生佛法牙 故名元興寺 其三尼等者 經云 應以比丘身得度者 即現比丘身而爲説法 其斯之謂矣 今亦更佛法興弘世 建元興寺 本名故稱名建興寺 次法師寺者 自高麗百濟法師等重來奏 佛法寺建 稱名建通寺 當皇后帝世 並通佛之法建興通 故知大聖現影乎 經曰 於王後宮變爲女身而爲説法 其斯之謂矣 即知 以此相應於此國機 故隨其德義 稱名法興皇 以三稱名 永世應流布也 如是符諸臣 如是白已 即發願白言 仰願蒙三寶頼皇帝陛下共與乾坤四海安樂 正法増益 聖化無窮白 爾時天皇即從座起合掌 仰天至心流發懺悔言 我現在父母六親眷屬愚癡邪見人三寳即破滅燒流 所奉之物反取滅也 然今我以等由良後宮爲尼寺 山林園田瀆封戸奴婢等更納奉 又敬造法師寺田園封戸奴婢等納奉 又敬造丈六二軀 又修自餘種ゝ善根 以此功德 我現在父母六親眷屬等爲燒流佛法罪及所奉之物返取滅之罪 悉欲贖除滅 面奉彌勒聽聞正法 悟無生忍 速成正覺 十方諸佛及四天等所 以至誠心 誓願所造二寺及二軀丈六 更不破不流不斫不燒 二寺所納種ゝ諸物 更不攝取不滅不犯不謬也 若我正身若我後嗣子孫等 若疎他人等 若有此二軀丈六所納之物返逼取 謬有如是事者 必當受種ゝ大灾大羞 若有仰信尊供養恭敬修治豐養者 被三寶之頼 身命長安樂得 種ゝ之福萬事ゝ如意 不絶於萬世也 我既定知已 誹謗尊奪施各得其灾福 我既微ゝ已 愼ゝ 不可輕三寳 不可犯三寳物 隨堪修行善捧營 願引導後ゝ嗣 ゝ頼蒙此法之頼 現在未來令得最勝安樂 信心不絶修行此法 永世無窮者 願共一切含識有形普同此福 速令成正覺 如是誓已 即大地動搖 震雷卒雨大雨 悉淨國内 爾時聰耳皇子及諸臣等告 傳聞 君行正法即隨行 君行邪法即慰諌 今我等天皇見聞所行願 當此正行願 天下之萬姓悉皆應隨行 時中臣連物部連等而爲上首 諸臣同心白言 從命以三寶之法 更不破 更不燒流 更不凌輕 三寶之物不攝不犯 從今以後左肩三寶坐 右肩我神坐 並爲禮拜尊重供養 若有此願破謬者 當如天皇所願 被種ゝ大灾羞 仰願以此善願功德 皇帝陛下共與日月天下安樂 後嗣蒙頼 雖世時異 得益無異 時聰耳皇子聞此語已具白天皇 爾時天王讃告 善哉 我亦随喜告 時即召聰耳皇子告 其事状細知 我治在時 凡佛法之起來相并元興寺建通寺等成來相 及我發願皆細爲委記告 又告 刹柱立在處 及二軀丈六作奉處者 莫穢汙事 又莫人住汙 又有此謬諌犯法者 同於前願 受大灾羞之 所刹柱立處者 寳欄之東佛門之處 所謂二軀丈六作處者物見岡之北方乎 地東有十一丈大殿 銅丈六作奉 西有八角圓殿者 繍奉北 池邊列槻宮治天下橘豐日命皇子 馬屋門豐聰耳皇子 櫻井等由良治天下豐彌氣賀斯岐夜比賣命生年一百 歳次癸酉正月元日 吉事啓聞日 勅受賜上諸事記 大ゝ王天皇勅私稱沙彌善貴 傳於前二寺 及衆物應押凌貪於惡人 而此文莫授寫開示 若滅此文 若錯亂者 當知二寺即將散滅也 汝等三師堅受持

嚴順法師 妙朗法師 義觀法師

難波天皇之世辛亥正月五日 授塔露盤銘 大和國天皇斯歸斯麻宮治天下名阿末久爾意斯波羅岐比里爾波彌己等之奉仕巷宜名伊那米大臣時 百濟國正明王上啓云 萬法之中佛法最上也 是以天皇并大臣聞食之宣 善哉 則受佛法 造立倭國 然天皇大臣等受報之盡故 天皇之女佐久羅韋等由良宮治天下名等己彌居加斯夜比彌乃彌己等世 及甥名有麻移刀等刀彌ゝ乃彌己等時 奉仕巷宜名有相明了大臣爲領 及諸臣等讃云 魏ゝ乎 善哉ゝゝ 造立佛法父天皇父大臣也 即發菩提心 誓願十方諸佛 化度衆生 國家大平 敬造立塔廟 縁此福力 天皇臣及諸臣等過去七世父母 廣及六道四生 ゝゝ處ゝ 十方浄土 普因此願 皆成佛果 以爲子孫 世ゝ不忌 莫絶綱紀 名建通寺 戊申 始請百濟王名昌王法師及諸佛等 改遣上釋令照律師 惠聰法師 鏤盤師將德自昧淳 寺師丈羅未大 文賈古子 瓦師麻那文奴 陽貴文 布陵貴 昔麻帝彌 令作奉者 山東漢大費直名麻高垢鬼 名意等加斯費直也 書人百加博士 陽古博士 丙辰年十一月既 爾時使作金人等意奴彌首名辰星也 阿沙都麻首名未沙乃也 鞍部首名加羅爾也 山西首名都鬼也 以四部首爲將 諸手使作奉也 丈六光銘曰 天皇名廣庭在斯歸斯麻宮時 百濟明王上啓 臣聞 所謂佛法既是世間無上之法 天皇亦應修行 擎奉佛像經教法師 天皇詔巷哥名伊奈米大臣 修行茲法 故佛法始建大倭 廣庭天皇之子多知波奈土與比天皇在夷波禮瀆邊宮 任性廣慈 信重三寶 損棄魔眼 紹興佛法 而妹公主名止與彌擧哥斯岐移比彌天皇 在楷井等由羅宮 追盛瀆邊天皇之志 亦重三寶之理 揖命瀆邊天皇之子名等與刀禰ゝ大王 及巷哥伊奈米大臣之子名有明子大臣 聞道諸王子教緇素 而百濟惠聰法師 高麗惠慈法師 巷哥有大臣長子名善德爲領 以建元興寺 十三年歳次乙丑四月八日戊辰 以銅二萬三千斤 金七百五十九兩 敬造尺迦丈六像 銅繍二軀并挾侍 高麗大興王方睦大倭 尊重三寳 遙以隨喜 黄金三百廿兩助成大福 同心結縁 願以茲福力 登遐諸皇遍及含識 有信心不絶 面奉諸佛 共登菩提之岸 速成正覺 歳次戊辰大隨國使主鴻艫寺掌客裴世清 使副尚書祠部主事遍光高等來奉之 明年己巳四月八日甲辰 畢竟坐於元興寺
牒 以去天平十八年十月十四日被僧綱所牒偁 寺家縁左并資財等物 子細勘録 早可牒上者 依牒旨 勘録如前 今具事状 謹以牒上

   天平十九年二月十一日 三綱三人

  可信五人 位所皆在署
  僧綱依三綱牒檢件事訖 仍爲恒式以傳遠代謹請紹隆佛法 將護天朝者矣

天平廿年六月十七日佐官業了僧
   
次佐官兼藥寺
佐官興福寺師位二人
佐官業了僧一人
大僧都行信

合賤口一千七百十三人 定九百八十九人
三百廿七人
有名無実
訴良口七百廿四人
見定口六十二奴婢
  奴二百九十一人
  婢三百七十人


合通分水田四百五十三町七段三百四十三歩
 定田四百卅八町四段三百卌三歩 未定五十町三反
 在七ケ國 大和 河内 攝津 山背 近江 吉備 紀伊

合食封一千七百戸 在七ケ國 伊勢百 越前百五十
 信乃三百廿五 上總五百 下總二百 常陸二百
 武藏三百 温室分田 安居分 三論衆 攝論衆
 成實衆 一切經分 燈分 通分 園地并陸地
 并鹽屋 御井 山寺 各有其員分 皆略之

 ページ TOP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