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メニューの先頭へ / メニューの 「尾張國熱田太神宮縁記」 の項へ

尾張國熱田太神宮縁記  群書類從所引


 正二位熱田太神宮者 以神劔爲主 本名天藂雲劔 後改名草薙劔 其祠立於尾張國愛智郡

 所以者何也 昔大足彦忍代別天皇 立播磨稲日太郎姫爲皇后 生二皇子 第一曰大碓命 第二曰小碓尊 一日同胞雙生 天皇異之 則誥於碓 故號其二子曰大碓小碓也 是小碓尊 亦名日本武尊 幼有雄略之氣 及壮容貌魁偉 身長一丈 力能扛鼎焉

 天皇四十年秋七月癸未朔戊戌 詔群卿曰 朕聞東夷反逆 暴神多亂 國家之怱甚於倒懸 命遣誰人 平其亂 群臣皆未知所其薦達也 日本武尊奏言 臣先則勞西征 是必大碓命之事矣 時大碓命聞斯敷奏 五情無主 愕然逃亡 匿於艸莽 則遣使者召來 爰天皇責曰 汝不欲徃豈可強遣耶何 未對賊恐懼迷魂 無頼之責何地逃之 於是日本武尊雄誥曰 熊襲既順伏 未經幾年 蝦夷逆亂 討平何日矣 臣雖劬勞 撥理其亂 天皇手持斧鉞 以授日本武尊曰 夫九夷之中 蝦夷爲暴悍之首焉 父子無別 兄弟相疑 各貪土壤 遞以抄略 承恩易忘 宿怨必報 故頭髺藏矢 衣中佩刀 或結群黨而凌邊境 或伺間隙以略平民 狼子野心未染王化 加以山有邪鬼 郊有暴神 悩亂人民 年來尚矣 今朕察汝爲人也 身體魁偉 志力雄傑 所向无前 所攻必勝 寔知形雖我子 實是神人 此天下則汝天下也 此皇位則汝位也 願深謀遠慮 探姦知變 示之以威 懐之以徳 掉舌而調暴神 振武而攘姦鬼 日本武尊乃受斧鉞以再拜曰 臣謬以孱劣奉命東征 若頼神靈乃冥助 假天皇之明威 徃臨其境 示以徳教 猶有不服 擧兵討擊 重以再拜之 天皇勅吉備武彦與建稲種公 服從日本武尊 亦以七拳脛爲膳夫

 冬十月壬子朔癸丑 日本武尊發路之 戊午 抂道奉拜伊勢太神宮 啓齋王倭姫命【齋王者日本武尊姑也】曰 今奉皇命東征逆賊 傾慕恩顔抂道拜辭 倭姫命感其志 授一神劔曰 努努莫離於身 又賜一御囊曰 若有急卒解 斯囊口 日本武尊拜領劔囊行 道路到尾張國愛智郡 時稲種公啓曰 當郡氷上邑有桑梓之地 伏請大王税駕息之 日本武尊感其懇誠 踟蹰之間 側見一佳麗之娘 間其姓字 知稲種公之妹名宮酢媛 即命稲種公 聘納佳娘 合之後 寵幸固厚 數日淹留 不忍分手 既而與稲種公議定行路之事曰 我就海道 公向山道 當會彼坂東國 言辭約束 各向前程

 日本武尊到駿河 其處賊帥陽從之 欺曰 是地也 原野蕭條 目極四遠 麋鹿爲群 有娯遊獵 日本武尊信其言 入野中而覔獣 賊有謀殺之意 放火燒其野 日本武尊忽被詿誤 計略難施 其所帯神劔自然抽出 薙四面之草 又開所持囊 中有火打一枚 驚喜敲火 向燒而得免 悉焚滅其賊黨 曾無噍類 故名其處曰燒津【今謂益津郡訛也】 號其劔曰草薙【草薙此言 具佐那岐】

 亦歴相模欲向上總 望海高言曰【高言 猶言擧言】 是小海耳 可立跳渡乃至于海中 暴風忽起 有從王妾號弟橘媛【穂積氏 忍山宿禰之女也】 啓王曰 今風波激怒 王船将没 是必海神之心也 願以賤妾之身贖我王之命 此語未終 衝波没入 於此風和波定 王船得着岸 時人號其海曰馳水也 弟橘媛入海之後 及於七日 御櫛随波依於水濱 乃取其櫛作墓安置焉

 爰日本武尊自上總轉入陸奥 懸大鏡於船首 從海路廻於葦浦 横渡玉浦 稲種公適有來會 縷陳山道之消息 共向蝦夷之地 其蝦夷賊首嶋津神國津神等 屯竹水門欲相旅拒 遙望大王之威勢 面縛首帥 共抛弓矢望拜之曰 仰視君容 秀於人倫 威猛若神 欲知姓名 王對之曰 吾是現人神之子也 於是蝦夷等震慄歸德 故免其罪 因以俘其魁帥 令從身也

 蝦夷既平 自日高見國以却廻西南 歴常陸至甲斐國 居于酒折宮 夜深人定 秉燭而進食 此夜以歌問侍者曰 珥比麼利 菟玖波須擬氐 異玖用伽禰菟流 諸侍者不能答 秉燭者續王歌之末曰 伽餓奈倍氐 用珥波虚虚能用 比珥波苔 即褒秉燭者敦賞

 日本武尊與稲種公更議曰 我就山道公歸海道 當會尾張宮酢媛之宅 日本武尊自甲斐 北轉歴武蔵上野 西逮于碓氷坂 忽有戀弟橘媛之情 故登碓氷嶺 而東南望之 嘆曰吾嬬者耶【嬬 是云菟麼】 故號坂東諸國曰吾嬬國也

 尊進入信濃 山高谷幽 人馬希通 日本武尊杖褰裳 跋渉懸度逮於山椒 進食療飢 山神欲惱王 化白鹿立王前 王異之 以一箇蒜彈白鹿 則中眼而死 爰王忽失路 不知所行 時白狗自來有導王之意 隨狗而行之得出美濃 先是度信濃坂者 中傷神氣 瘼臥猥多 鹿死之後 踰此山者 嚼蒜而塗人及牛馬 則不中毒氣也

 日本武尊還向尾張 到篠城邑 進食之間 稲種公傔從久米八腹 策駿足馳來 啓曰 稲種公入海亡没 日本武尊乍聞悲泣曰 現哉現哉【依現哉之詞 其地號内津 社今稱天神 在春日部郡】 亦公入海之由 八腹啓曰 度駿河之海 海中有鳥 鳴聲可怜 羽毛奇麗 問之土俗 偁覺駕鳥 公謂曰 捕此鳥獻我君 飛帆追鳥 風波暴起 舟船傾没 公亦入海矣 日本武尊吐飡不甘 悲慟無已  促駕還着於宮酢媛之宅

 于時獻大饌 宮酢媛手捧玉盞以獻 彼媛所着衣裙【衣裙 此云意須比】 染於月水 日本武尊覧之即歌曰 麻蘇義 乎波理乃夜麻止 許知其知能 夜麻乃加比由 等美和多流 毘何波乃波富曾 多和夜何比那乎 麻岐禰牟等 和例波母弊流乎 與利禰牟止 和例波母弊流乎 和伎毛古 那何祁西流 意須比乃宇閇爾 阿佐都紀乃其止久 都紀多知爾祁理 宮酢媛奉和曰 夜須美志志 和期意富岐美 多伽比加流 比乃美古 阿良多麻乃 岐閇由久止志乎 止志比佐爾 美古麻知何多爾 都紀加佐禰 妓美麻知何多爾 宇倍那宇倍那志母夜 和何祁勢流 意須比乃宇閇爾 阿佐都紀乃其止久 都紀多知爾祁流 日本武尊又歌曰 奈留美良乎 美也禮波止保志 比多加知爾 己乃由不志保爾 和多良部牟加毛【奈留美者 是宮酢媛所居之郷名 今云成海】

 先是日本武尊於甲斐坂折宮 有戀宮酢媛 即歌曰 阿由知何多 比加彌阿禰古波 和例許牟止 止許佐留良牟也 阿波禮阿禰古乎 此數首歌曲 爲此風俗歌矣

 日本武尊淹留之間 夜中入厠 厠邊有一桑樹 解所帯劔掛於桑枝 出厠忘劔 還入寢殿 到暁驚寤欲取掛桑之劔 滿樹照輝 光彩射人 然不憚神光 取劔持歸 告媛以桑樹放光之状 答曰 此樹舊無怪異 自知劔光 默然寢息 其後語宮酢媛曰 我歸京華 必迎汝身 即解劔授曰 寶持此劔 爲我床守

 時近習之人大伴建日臣諫曰 此不可留 何者 承聞前程氣吹山有暴惡神 若非劔氣何除毒害 日本武尊高言曰 從有彼暴神 擧足蹴殺 遂留劔上道 到氣吹山 山神化大蛇當道 日本武尊不知主神化蛇 謂是大蛇必暴神之使也 若得殺主神 其使者豈足愁乎 因超蛇行數里 暴風吹淫雨 山谷杳冥 乃捿遑不知其所 跋渉冐雨強行 僅得出山脚 失意如醉 居山下泉側 乃飮其水而覺醒 故號其泉曰居醒泉也 自後日本武尊體中不豫 欲歸尾張 便移伊勢到尾津濱 昔向東之歳 停此濱邊而進食 是時解一劔置於松下 遂忘而去 至今日劔猶存 故歌曰 遠波里爾 多陀爾牟迦弊流 遠津能佐岐那流 比登都麻都阿勢遠 比登都麻都 比登爾阿理勢波 多知波氣麻斯遠 岐奴岐勢麻斯遠 比登都麻都阿勢遠

 逮于能褒野 異常委惙 仍以所俘蝦夷等獻於太神宮 又遣吉備武彦奏於天皇曰 臣受命天朝 遠征東夷 則被神恩頼皇威 而叛者伏罪 荒神自調 是以卷甲戢戈 凱歌而歸之 而天命忽至 隙駒難停 豈惜此身之亡 悔不面拜復命 既而過鈴鹿山 病痛危迫 故歌曰 遠登賣能 登許能辨爾 和賀於岐斯 都留岐能多知 曾能多知波夜 渡鈴鹿河中瀬 忽隨逝水 時年三十 仍號其瀬曰能知瀬【能知者 命終之詞也】 今改爲長瀬訛也

 天皇聞之 寢不安 食無味 晝夜鳴咽 喟然嘆曰 我子小碓王 昔熊襲叛逆之日 未及總角 征伐有巧 又不離左右 補朕不及 今東夷騒擾 無人征討 忍愛以入賊境 少選無不念之 是以晨昏鶴望 待其凱旋 何禍兮 何罪兮 不意之間 倐亡我子 自今而後 與誰人將繼朕鴻業耶 即勅群卿百寮 仍葬伊勢國能褒野 時日本武尊化白鳥 從陵墓出 指大和國而飛去 群臣等開其棺槨而視之 明衣空留不見骸骨 於是馳使追尋 白鳥集於大和國琴彈原 仍於其處造陵 白鳥更飛至河内國志紀郡留舊市邑 亦其處造陵 故時人號是三陵曰白鳥陵 然遂鶱翥昇天 徒葬衣冠而已 但日本武尊於氣吹山所以受病者 放神劔於身故也 此神劔者 素戔烏尊於出雲國所得也

 昔素戔烏尊自天降 到於出雲國簸之川上 時聞川上有蹄哭之聲 故尋聲覓往 有一老翁與老嫗 中間置一少女而哭之 素戔嗚尊問曰 汝等何人 哭泣如此耶 對曰 僕是國神大山祇之子也 號足名槌 手名槌 此少女是吾兒也 號櫛稲田媛 所以哭者 徃時僕有八女子 毎年爲尾八岐大蛇所呑 今此少女且臨被呑 無由脱免 故以悲哭 素戔嗚尊勅曰 若然者汝當以少女奉吾耶 老翁對曰 不敢背 抑聞御名 答曰 我是天照太神之弟 素戔烏尊也 於是翁嫗即知天神 謝曰 左右任勅 素戔烏尊立化櫛稲田媛爲湯津爪櫛 挿於御髻 乃使足名槌手名槌釀八醞酒 并作假庪八間 一面開八戸 各置槽盛酒以待之 至期有大蛇到 頭尾各有八岐 眼如赤酸醤 松柏生於背上 而蔓延於八丘八壑之間 其腹皆爛壊 及齅酒氣 八戸分頭 飮醉而睡 時素戔烏尊 乃拔所帯十拳劔 寸斬其蛇 簸河之水一時流血 斬蛇尾之時 劔刃少缺 故割裂其尾視之 中有一劔 此所謂叢雲劔也【本名天叢雲劔 蓋大蛇所居之上 常有雲氣 故以名歟 至日本武尊東征之歳改名爲艸薙劔】 素戔嗚尊曰 是神劔也 何敢私秘藏乎 獻天照太神 故彼太神齋女有領神劔 授日本武尊而已

 日本武尊奄忽仙化之後 宮酢媛不違平日之約 獨守御床安置神劔 光彩亞日 靈験着聞 若有禱請之人 則感應同於影響 於是宮酢媛會集親舊 相議曰 我身衰耄 昏暁難期 事須未瞑之前占社奉遷神劔 衆議感之 定其社之地 有楓樹一株 自然炎燒 倒水田中 光不銷 水田尚熱 仍號熱田社

 天命開別天皇七年戊辰 新羅沙門道行 盗此神劔將移本國 竊祈入于神祠 取劔褁袈裟 逃去伊勢國 一宿之間 神劔脱袈裟 還着本社 道行更還到 練禪禱請 又褁袈裟 逃到攝津 自難波津國解歸國 海中失度 更亦漂着難波津 乃或人宣託曰 吾是熱田神劔也 然被欺妖僧殆着新羅 初 褁七條袈裟 脱出還社 後褁九條袈裟 其難解脱 于時吏民驚怪 東西認求 道行中心作念 若棄去此劔 則將免捉搦之責 乃抛棄神劔 劔不離身 道行術盡力窮 拜手自首 遂當斬刑

 天渟中原瀛真人天皇 朱鳥元年丙戌夏六月己巳朔戊寅 卜天皇御病 草薙劔爲祟 即勅有司 還于尾張國熱田社自爾以來 始置社守七員【一人爲長 六人爲別】 竝免傜 凡奉祀劔神於此國者 總縁宮酢媛與建稲種公也 宮酢媛下世之後 建祠祟祭之號氷上姊子天神 其祠在愛智郡氷上邑 以海部氏爲神主 海部是尾張氏別姓也 稲種公者 火明命十一代之孫 尾張國造乎止與命之子 母尾張大印岐之女眞敷刀婢命也 實尾張氏祖也 因玆以熱田明神爲尾張氏神【宮酢媛 及建稲種命 大宮相殿神也】 便以尾張氏人 補神主祝等職也 但件神社 舊依無縁起 去貞觀十六年春 神宮別當正六位上尾張連淸稲 捜古記之文 問遣老之語 粗加繕寫 有脩縁記 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村椙 理劇之隙 披閲斯文 嫌締勺之質略訪通儒 而筆削之 庶令神明靈跡萬代長傳也 即寫三通 一通進公家 一通贈社家 一通留國衙

 寛平二年十月十五日


 右大臣基房公 奉勅被尋下當社縁記 仍書寫家本獻上之者也

  延久元年八月三日

    大宮司從三位伊勢守尾張宿禰員信


/// ページTOPへ ///